1. 首页
  2. 资讯列表
  3. 资讯详情

你支持实体经济,还是力挺互联网经济?

【关键词:论点】

话题一:实体经济是老生常谈还是新趋势的曙光?


✦ 宗庆后说:「我认为除了新技术以外,其它所谓的新制造都是胡说八道,(马云)本身就不是从事实体经济的,他能制造什么东西?」


◇ 文茜:我支持实体经济,道理很简单。美国是全世界虚拟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当刚被特朗普任命为全国贸易委员会主席的彼得·纳瓦罗胡说八道,说 iPhone 手机在中国创造了 70 万个工作机会,却只在美国创造了两万五六千个工作机会时,苹果 CEO 蒂姆·库克直接告诉特朗普,iPhone 上的 APP,在美国创造了 200 万个工作机会。

 

马云认为高科技能为年轻人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这些在美国都已经实现了。但是在走向高科技的时候,有非常多的人跟不上节奏。那么传统制造业一旦垮掉,就将只有少数人掌握了财富,贫富差距会很严重,有非常多人失业。

 

再看法国,全世界还有哪里的文创产业、旅游产业、奢侈品牌比法国更发达?可是法国的经济也是一塌糊涂。一个国家没有制造业,是会出大问题的。

 

▲ 法国很美,但它的经济很混乱


◆ 吴晓波:我完全不同意,我认为互联网在今天中国已经变成血液一样的东西了,那些把互联网或者新经济和实体经济对立起来、说 BAT 干扰了实体经济发展的人,都已经过时了。

 

他们看电影还要秘书去买票,不会用软件买票,也不会用财付通或者支付宝;平时了解财经还在看《第一财经》,也不看《大头频道》。陈老师刚才讲的跟这个问题其实没什么关系,她在讲就业率和制造业之间的关系。

 

◇ 文茜:我的意思是,不要把宗庆后的话当做是对互联网的对立,而是要把这些话当作一个提醒。

 

◆ 秦朔:宗庆后的焦虑,代表了整个投资环境的成本。我在前年跟他聊过一次,他在广告投放上遇到了很大的问题,因为过去投广告很简单:锁定 CCTV,锁定一个区域里面最好的都市报,如果当地卫视的本地市场很大,再投。

 

现在大家都说要在社交媒体上投广告,宗庆后说他也在社交媒体上投了很多广告,却没什么效果,而且社交媒体的很多数据,都是他们自己提供的,之后只好又回到了地推的形式。

 

▲ 投放广告都已经不像过去那么简单


◆ 冯仑:其实包括商业变化在内的所有变化,不光是对实体经济,对服务业、对所有人的生活方式都是挑战,我们没法叫停。

 

◆ 袁岳:发展是硬道理。但是有的时候你想多了,就会发现一个问题——代表那波人的利益集团太大了。老实说,阿里不仅仅拥有互联网平台、阿里研究院,它还形成了强势游说政策的能力,以及非常强的媒体影响力,包括它本身作为一个媒体的影响力。

 

◇ 文茜:美国也一样,马克·扎克伯格做的 Facebook 在全世界制造了非常多的动乱。社交媒体跟传统媒体不一样,今天的报纸媒体不会因为钱,就把所有的假新闻都置顶,可是 Facebook 却会。

 

我很佩服美国所有的传统媒体,这些传统媒体知识分子,在被社交媒体使用者嘲笑落后时,马上回击:「不是我落后,而是你毁了一个社会里最起码的道德标准,因为你都是在说谎,成就了一个后真相时代。」

 

我支持实体经济,并不是因为要支持宗庆后,只是如果马云的话语权很高,宗庆后的话语权就一定会降低。而宗庆后提到的一部分内容不无道理——中国政府的公共政策制定者一定要意识到,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制造业,是会垮掉的。

 

▲ 社交网络影响力大,却经常以道德标准相悖


话题二: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实体经济工作


✦ 董明珠:我们现在 90 后、甚至 80 后末的年轻人,不愿到实体经济去工作,这一代人将会对我们国家的发展造成隐患。


 袁岳:无论是宗先生也好、董女士还是曹先生,他们都不年轻了,今天他们还致力于为实体经济发声,很多老外都觉得很佩服,他们认为中国人很有意思:除了穷人爱干活,富人也爱干活。

 

但是可能到了下一代,不要说其它人,就是这些富人的二代三代,都不见得愿意这样干活。现在一个 18 岁的孩子创业,还能做出工厂来吗?

 

◆ 吴晓波:现在 90 后做工厂的好多,方法不一样而已。

 

◆ 冯仑:我举个例子,非常有意思。过去一个人如果敢做自行车,他一定是厂长或者车间主任出身。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设计完,把后面的工作全都交给供应链,那你说这是是实体还是虚拟经济?

 

◆ 吴晓波:像今年最热的摩拜和 ofo 单车,其实是个实体经济,但是他们自己生产,找人代工,一辆车最早造的时候 1200 块钱,现在是 370 块。


我到海尔去做调研,有很多跨国公司的冰箱请海尔代工。海尔公司有个团队做笔记本电脑,就请福建的工厂帮它代工。代工在现在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创业非得自己办工厂?

 

▲ 实体和虚拟经济之间,难有明确的划分


◇ 文茜:我们以为科技进步一定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候的确是这样,但是从第三次工业革命开始,人们开始失业,贫富差距大幅拉大。

 

◆ 吴晓波:我觉得失业挺好,有些小孩子就是不要工作,或者他的工作只跟兴趣有关。我认为我女儿以后失业的概率就很高,但是她一定是主动选择失业。上海这个城市,90 后的毕业生,一年之内的主动失业率是 30%。

 

◆ 冯仑:这是两回事,过去失业就是没收入,现在很多人不上班但是有收入,社会还是稳定的。很多小孩做直播,什么长相都可以做,什么直播都做,甚至有直播睡觉的。

 

◆ 吴晓波:一个月能挣几千块钱,他觉得很好,所以不用担心小孩会失业,现在失业等于自由。

 

▲ 现在的毕业生,认为失业不是贫穷而是自由


◆ 秦朔:我觉得文茜刚才提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一个社会再育新经济、新技术、新业态的时候,总有一些人很难切换自己的身份。而中国的整个教育体系,对技术工人和职业技能都非常不重视。

 

今天很多企业家非常苦恼:我们提供宿舍,有网络、热水和空调,而且今天生产线的便捷程度已经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卓别林时代那样,为什么你们还不愿意当制造者(maker)

 

那是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关心他们的教育,整个体系消失了,那跟德国的差别就很大了。

 

◇ 文茜:秦朔讲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包括台湾在内,整个中国的师范教育体系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它封闭、不肯改变、排挤新的东西。因此教授只在意自己的既得利益,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孩子们毕业后,是否能适应社会的竞争力。我自己就在大学教课,说得都是实话,这个问题会影响整个未来的发展。

 

 ▲ 很多年轻人的观念都是受到教育系统的影响|《铁证悬案》


对实体经济的期待

 


◆ 秦朔:我觉得实体经济的困难只会加重,并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但是,其实做任何事情都很难,做游戏动画真正成功的人不多,我们做自媒体也很辛苦,所以你得自己去超越这份「难」。但是「困」的这一面,宗庆后他们的提醒是有道理的,因为现在的确有很多非常不平等的政策,需要社会政府正视。



◆ 冯仑:站在这些和我们年龄差不多的创业者角度,其实他们和年轻的创业者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创新是永远的挑战。如果你不改变自己,别人就会抛弃你;你改变了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能跟上未来,有时候年轻人的当下,对我们来说就是未来。创新,是我们永远必须做的功课。

 


◆ 吴晓波:我觉得所有的制造公司,实际上都面临着四层挑战,最外面一层叫做消费者交互,接下来一层是商业模式,第三层是组织架构,最后是技术创新。如果不进行一一突破的话,传统制造业会被永远消灭,这是未来四五年中国制造业所面临的挑战。

 


◆ 袁岳:我认为传统的实体经济和我们说的新经济一定在并行发展,但是发展到今天,我们发现这些电商平台上没有足够多的好东西,线下制造出的很多好东西也没法有效地走到市场上去。

 

站在这样的角度来说,实体要调整得更加服务化,服务要跟实体之间建立更加紧密、高效的链接,我们可以在服务流中间做一个主导者、积极推动者、开放创新者。这样我们就有可能迎来中国新实体经济的今天、明天和未来。

 


◇ 文茜:我觉得没有绝对的虚拟未来,也没有绝对的实体,实体经济会遇到困难,虚拟经济会抛出问题,它们会越来越融合。如果让我发表一个最简单的观点,那就是:请重视高等教育。

191 0

更多创业好文,关注微信众创互联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