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列表
  3. 资讯详情

德邦快递崔维星:高竞争行业中“小步快跑” 挺进大件快递市场

【关键词:德邦快递】

当被问及最近的工作节奏时,德邦快递董事长崔维星将身体窝进了沙发里,双手抱拳状,“最近精力都放在了公司业务拓展上,都好久没去打高尔夫了。”

在2018夏季达沃斯论坛首日结束后,经济观察网记者在天津见到了崔维星,相比两个多月前,他站在北京水立方聚光灯下,宣布德邦物流正式更名德邦快递时的神情,更显坚定。


崔维星说,步入快递行业后,比拼的就是效率和成本,如何利用人工智能等先进的技术创新进一步提升快递企业的服务效率,是全行业面临的问题。而作为新进入者的德邦快递,上述问题更是迫在眉睫。

回忆起当年在大学里参加长跑比赛的经历,崔维星说,自己习惯了慢起跑,小步追,等到冲刺时,凭借前期积蓄的力量总能让他在最后超越众人。

“慢”性子的崔维星,在管理德邦快递这家企业的22年中,始终奉行“小步快跑”的原则。如今从零担物流转型做大件快递业务,他强调,在继续推进零担业务的同时,针对主营业务的大件快递,无论是不断创新的技术赋能,还是服务效率、用户体验的不断升级,德邦快递可以跑得慢,但结果一定要能达到“兔子”的效果。

要发展就得做快递

在采访中,崔维星坦言早在6年前就不断有咨询公司建议德邦做快递,但面对别人的建议,“保守”的他不知道怎么做才好,甚至担心“做死了怎么办”。

崔维星回忆到,从接到IBM和麦肯锡的建议,还没真正上线快递业务,只是搭框架、搞营销就已经动辄投入5000万,当记者抛出“这样的试错值不值”的疑问时,他丝毫不避讳谈及“教训”和付出的代价,“至少方向是对的”,自2013年起德邦尝试布局快递,摸着石头过河。

作为零担物流领域的巨头,德邦的优势在于其B端客群的资源雄厚,而转向大件快递,用户更多集中于C端,“前期投入巨大做好了形象”,让德邦在初期也获得了一些用户订单,但大多数通过找同行友商合作代理配送,自身的配送网络远比不上在快递行业摸爬滚打多时的顺丰和通达系。

“在探索的过程当中,我们也在不断升级运营模式,完善网络。”崔维星看来,当各参与者的网络逐步扩大化后,“以较低的成本让网络运行更有效率,客户体验更好,成为竞争力比拼的关键所在。”

目睹着中国电商产业日趋繁荣的市场环境变化,崔维星发现这无形推动着快递市场的大发展,于是他笃定“德邦要发展,就要做快递。”

基于对全球性的消费升级浪潮,电商件的凶猛上涨,市场、客户对于大件快递的潜在需求以及大件快递目前存在的痛点洞察分析,再结合德邦快递自身在大件物流22年的运营经验和大件基因,崔维星意识到,在已经一片红海的快递行业中,大件快递市场会是一片蓝海。

于是,德邦快递于7月正式挺进大件快递市场,并发布了3公斤-60斤的新产品,为此还配备了3万辆四轮车,并专门设置了大件快递员,截至记者发稿前了解到,目前德邦快递共招募新增大件快递达1920人,而为了更好地辅助快递员配送到家,德邦快递还投入使用电动爬楼机1742台,“未来目标爬楼机与快递员100%标配。”

让崔维星欣喜万分的是,德邦大件快递在7月收入达10.6亿元人民币,8月达到了11.9亿元人民币,增速11%。“相信Q3、Q4的数据,能有更进一步的体现。”

大件快递成增长引擎

崔维星明白,做快递就绕不过一个话题——“如何跟顺丰竞争?”

目标导向既已明确,对于崔维星及德邦快递而言,没有什么创新方法论可以照搬,“只能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

德邦快递进入市场之初,就有在思考与顺丰和通达系的差异化路径,与小件快递不同,德邦的大件快递品类可以将行业内普遍的30公斤段快递服务提升至60公斤段,不仅突破了行业界限,还建立了体系的先发优势。

在崔维星的商业逻辑里,每个细分品类都会涌现真正的头部企业。小件市场已经被顺丰占据,那德邦快递完全可以依靠在大件快递市场的先发优势构建一个新的市场秩序。

“我们想要消除行业在大件快递上‘不想送、不好送,不能送’的痛点。”崔维星强调,“让天下没有难送的快递”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号上,德邦快递希望通过构建体系化的竞争力,重新定义大件快递,“成为用户心目中收发大件快递的首选”,其实,崔维星还有个更宏大的目标——致力成为大件快递品类之王。

目前德邦快递的品牌知名度、客户口碑都有明显提升。“德邦做快递,成了!”崔维星认为,德邦快递逐渐消除了大件歧视,大件快递市场也日渐进入良性的发展轨道,甚至会成为一众快递企业的新战场。

“过去在零担市场一眼望去没有对手,现在在快递行业中望去,全是对手。”崔维星坦言,快递市场里永远不缺竞争与挑战,即使是德邦刚刚开拓出来的大件快递,在目前也呈现出各家跑马圈地的态势。除了顺丰开辟专门的重货快运外,“三通一达”也开始强势布局大件重包裹业务,而像海尔日日顺、优速等企业也已开展类似业务。

但在特重件方面,经济观察网记者从素材资料中获悉,从8月环比的数据来看,顺丰重货物包裹环比提高2.9%,而德邦快递3.60特重件环比增长35.2%,增速喜人。

补充数据显示,顺丰在7月收入1.4亿、8月收入为1.5亿;而德邦快递7月收入为1亿,但时隔一月后后收入达1.3亿,德邦快递不仅直追顺丰,并与之形成正面冲击。

“大件快递在赋能德邦快递。”崔维星指出,大件快递已成为德邦快递业绩增长的新引擎。

技术赋能服务升级

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大件物流市场规模预计将突破5000亿元市场规模。瞩目这一市场,崔维星明白,接下来各家之间比拼的关键在于如何提升大件快递服务的竞争力。在此期间,德邦最需要提升的是高新科技和数字信息化发展。

实际上,德邦快递在近来科技方面的投入不小。“我们现在的科技团队有一千多位IT人员,我们还投入了非常多的资本,与很多外部公司展开合作。”但崔维星觉得德邦在科技研发方面做得还不够,仍存在较大提升空间。

据了解,德邦快递不仅于2017年启动了数字化指挥中心,还同步加快智慧化升级,通过服务器、存储自动化运维管理平台,简化了30%的业务运维工作量;同时,基于AR技术,德邦快递专门研发并实装了智能扫描项目,直接节省流水线上97%的人工重复操作。德邦快递扬州分拨中心配置250个机器人,每小时分拣10000个包裹……

崔维星告诉记者,德邦快递现在也有一些部门在开发无人机、无人车等“黑科技”,“可以做,但一切技术开发都应以提升服务为根本。”他认为,德邦快递若没有好服务就不会有未来。

特别是在大件快递市场,德邦快递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末端服务”,“不仅可以将快递配送到家,还能为用户解决垃圾带下楼或者安装服务,都是我们逐步在提升的服务内容”。

崔维星不止一次去到一线体验送快递,在深入了解一线快递员的工作状态后,能发现问题,在服务效率和用户满意度上进而有所优化改进。

在他看来,德邦快递的服务效率和体验优化,除却技术的进一步赋能,更多依靠的还是一线快递员。为了让快递员积极投入工作,社会地位提升,崔维星不仅推行了匹配制度的激励政策,还会额外予以表彰和人文关怀,例如员工集体婚礼,以及为服务5星的快递员颁发金条奖励等。

作为大件快递的重新定义者,德邦快递虽然在基因、技术、经验上都有不可比拟的先发优势,但崔维星认为,如今处在高竞争行业内,无论是投入、改进还是高科技研发、人才团队构建等方面都应该跟更为优秀的公司学习。

崔维星一直让德邦快递向华为学习,“是学管理,学理念。”“榜样”的引导不仅让德邦快递找到了更为精细化的管理模式,还促成了双方今年在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合作。彼时,崔维星便对科技与快递配送场景融合充满期待。

崔维星说,“每年我们在数字化方面的投入超过5亿,占营收的两个百分点。”不难看出他一改当年的“保守”,对黑科技和信息化发展的重视程度加深。

他还透露,今年已独立成立德邦科技,并按销售收入的一定比例,投入应用到技术研发。

“未来每年会投入35亿元用于IT研发、营运配称、后台管理等方面。”在崔维星的商业逻辑里,这些投入都将推动着德邦快递“小步快跑”,而最终目标是为用户提供更加方便快捷的快递服务。



57 0

更多创业好文,关注微信众创互联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