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列表
  3. 资讯详情

为什么最强大脑们都输给了人工智能?

【关键词:论点】

谁也没想到,在本周五(1月20日)《最强大脑》展开的第三次人机对决,会把“人类不敌机器”的话题推向高潮。事实上,早在去年的两次人机大战中, AlphaGo和AlphaGo 的升级版Master分别秒杀李世石和“棋圣”聂卫平,已经深深勾起了人们关于“人工智能”的思索,是否真的人类将被“人工智能”所淘汰?这成了每个关注过这一领域的人都在考虑的问题。


一败再败的人类:从象棋输到了围棋背后是计算机的长足进步


回顾人机对决的历史,近来最开心的人应该是李世石,作为首个1:4输给阿尔法狗(AlphaGo)的“人类大失”,李世石却在最近见证了阿尔法狗网络围棋快棋赛中60胜一平未尝一败的神话。也就是说,他成为了目前为止唯一战胜过阿尔法狗的人类棋手,尽管只是胜了小小一局。


当然,人机大战的历史最早是从国际象棋开始的,自从电脑超越人脑的复杂计算能力日益完备起,国际象棋领域人类从此再没翻过身。即便围棋有每步高达250种可能性,且需要人类宏观运算的大局观和预判作为制胜法宝,在“人工智能”越来越庞大的计算能力面前,这种优势也逐渐被拉平,这意味着在曾经认为机器无法超越人类的围棋领域,机器开始有了自我的认知,“人工智能”在复杂的计算领域发展到了让人类一败再败的新阶段。


作为中国脑力巅峰的一组节目,最强大脑在本季引入了人机对决,前两集节目中,让常人根本无法企及的“超级人脑”们面对起了百度制造的百度大脑——小度的挑战,却只收获了一败一平,让人不禁惊呼:“人类中的最强大脑竟已被‘人工智能’完美超越了吗?”


回顾《最强大脑》首战,拥有一长串世界记忆大师头衔的《最强大脑》名人堂轮值主席王峰在人脸识别和语音识别领域面对可百度机器人“小度”的挑战。在第一轮跨年龄识别中,王峰和“小度”都需要从20张蜜蜂少女组童年照中挑出3张高难度照片,通过动态录像表演将其与现场的成年少女相匹配,结果王峰输在了对双胞胎少女的误判上,从而让“小度”轻松获胜,尽管在第二轮的千年跨年龄识别中与“小度”战平,总比分上却代表人类的最强大脑输给了机器人的“人工智能”。


尽管在第二场人机对战中,《最强大脑》“脑力名人堂”中年龄最小的"辨音神童"孙亦廷出战,并以1比1的成绩战平,但名人堂选手们在第一集中集体怯战的状况还是让人为人类最强大脑们捏了把汗。

因此,代表人类出战第三次与“小度”人机对决的王昱珩一开始就被寄予了战胜机器的厚望。可惜的是,尽管穿着一身黑色长款风衣的王昱珩颜值风度爆表,拥有微观辨水战绩的“水哥”却献出了一场意料之外的完败。


再战人脸识别:人类的三次选择都错了


作为《最强大脑》第四季的巅峰之作,人类与机器人“小度”在记忆领域的短刀相接一直是节目的看点之一。在最新一期的节目中,霸气回归的王昱珩站在了为人类扳回颜面的挑战台。


本期挑战中,鬼才之眼王昱珩与“小度”需要同时观察黑夜中三名盗贼模糊的逃跑影像,并需要从现场的30名身材相近的“嫌疑人”种将其找出,以三次选择的正确率来决定人机大战的胜负。


作为瞬时记忆的难点,模糊的黑夜影像和现场不同的视角都左右着本轮识别的胜负,比赛以不计时的方式进行,唯以正确率取胜。首轮选择中,“小度”精准识别了19号嫌疑人作为答案,而王昱珩则在毫不沾边的23号和25号中,选择了23号,首战失利。


第二轮选择中,王昱珩和小度分别选择了7号和29号嫌疑人作为答案,谁知,两个答案都出现了失误,并未识别出正确人物8号嫌疑人,将王昱珩逼到了或平或败的绝境。


在最关键的第三轮选择中,王昱珩从19、21、28号三个嫌疑人中选择了28号,而小度则准确锁定21号,而随着21号这个最终答案的揭晓,让王昱珩赛前那句宣言——“我不是名人堂中最优秀的选手,但每一次我都会是对手的滑铁卢”成为了这场比赛最大的讽刺。


尽管在赛后的总结中,王昱珩透露出了自己为了获胜曾提出对视频做出过加黑处理的要求,这成为影响他正确选择的最大障碍。而比赛的回顾中也揭示,王昱珩在第二、三轮嫌疑人的选择中一度正确,尤其在第二轮对8号嫌疑人的认定中,他选择的7号在身高、体型、样貌方面和8号几乎完全相同,远胜于小度识别的瘦子,但却在最终的选择上与正确答案失之交臂。


Dr魏的点评中,王昱珩其实是输在了情感的选择,面对同样的30个嫌疑人,小度实现的是概率运算,而情感因素却成为了左右人类选手认知的一项障碍。“似曾相识”与第一直觉的碰撞,和现场的客观环境一起影响着选手的判断,最终让人类遗憾败北。


情感PK理性认知:人类输在了感情用事?


《最强大脑》的弟三次人机对战,最终被称作“水哥”的王昱珩败给了小度。但从基础事实上来说,《最强大脑》节目组选择的人机pk项目几乎都是机器的长项——传统图像识别和语音识别,再加上逻辑推理与模糊判断,两个项目组合来作为人机大战PK的项目,使得人类和人工智能都不具有绝对的优势,悬念会使比赛显得更加精彩纷呈。


在实际呈现的结局上,最强大脑在人工智能面前却显得如此不堪一击。这其中,客观因素是有的,即《最强大脑》科学顾问团首席顾问、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院长刘嘉教授所总结的,小度和谷歌的阿尔法狗一样,是领先在世界前端的高科技,并不是玩具级别的小工具,“小度在人的面孔识别上暂时排名世界第一,它战胜过Google、微软等等很多其他科技公司的识别系统,在国际上各种有史以来的挑战都是排第一。”


但深度剖析故事背后的原因,人类的情感因素却成为了左右胜负的关键。就比如王昱珩在为对方设置难度的时候也难住了自己,以及他在几个正确答案之间因不确定因素而产生的彷徨和徘徊;也正如王峰在面对双胞胎对象时略带惯性的选择。


就像之前的阿尔法狗和人类之间的对决,唯一胜过机器的李世石曾总结了关键一点,“和阿尔法狗下棋很恐怖,因为对方是没有情感的,而人类是有感情的,在对决中人类往往受感情限制。”


类似的观点围棋手柯洁也有过,他悲观地认为人类是不可能战胜机器的,因为他自己都会在对弈时多想,自己的主观情绪会影响整个的判断,甚至直接影响到对决的胜负。


似乎从记事以来,感情用事一直是人类难以突破的障碍,但太过关注胜负的人们都忘了,正因为有感情因素带来的不确定性,人类对自己的挑战才得以无止境地进行下去。正像是古力大师在输棋后茫然中收获的一段安慰一样,“马拉松项目确立了几百年,马车也发明了几千年,但没听说过让运动员与马车赛跑。老祖宗发明了围棋,并不是让人与机器逞威风,而是认清自己、超越自己、认清别人、超越过去。加入对狗狗们心有余悸,对前途心怀残念,那才是对自己最大的不负责任。”


在这里,这个“自己”属于被技术所震惊的所有人类。


无欲则刚:离了胜负心 人工智能的背后还是人


从技术角度探讨,在识别和推理技术上,人工智能确实有很大的优势,但仅仅局限于对静态和动态事物的模拟和运算上。水哥王昱珩在微观识水方面曾经展现的联想能力就远非目前的人工智能所能企及的,人工智能在庞大的数据库支撑下确实会获得最大概率的计算,但人类的主动运算能力、对前后事物关系的研判能力,乃至主动思考和作为的能力,仍是人和人工智能最本质的区别。


正如之前所讲过的,阿尔法狗可以战胜李世石和柯洁,却永远都学不会几十个世界冠军棋手齐心协力试图战胜电脑的壮烈决心,永远也不会理解人类棋手在对弈过程中攻坚克难并完成自我挑战的乐趣。


人工智能的进步说明的不是人类被人工智能给打败了,而是人类又多了人工智能这个助手以处理僵化重复的程序运算,以实现简单而繁复的重复工作,从而让人类可以解放出来,从事更有价值的社会活动。这才是人工智能的开发者——人类应该持有的思想。


时代变迁中,或许新的生存方式将被重新确立,而人工智能将是改变人类生活的一个方向,重构传统制造业,创造新兴的高端产业,让人类在变迁中实现更多的新的价值。可以直观感受到的是,《终结者2》中对人工智能的开发正在上演,计算机在人类的操作下正实现着新的飞跃——从计算智能到感知智能的升级,也就是从计算、传递信息到了当前的语音识别、机器视觉。


这一变化也正被人类所运用,比如像《最强大脑》嘉宾们所介绍的,用于失踪儿童的搜寻定位等等。也许最终这个世界也会像很多科幻电影所展现的那样,感知职能被人类完善成真正有自我意识、自我思考能力的认知智能,但毕竟,那也是需要同样高阶的人类智慧作为支撑的。


应该总结的是,人工智能在某一方面强过人类认知,并不是说它就已经超越了人类智慧,只能说,人类在改善改造世界的工具上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步入了新的领域。人工智能的进步值得点赞,也正因为其背后凝聚的仍是人类独有的智慧。


就像王昱珩所展现的,“嘿,我本来想着暗一点能给小度制造点麻烦呢。”


我想,以“小度”的智慧,它还远远不会想到制造麻烦这么复杂的命题吧。

288 0

更多创业好文,关注微信众创互联公众号